自贸区扩至21省份 更高水平开放推动发展新格局


自贸试验区再度扩容,从18个增加到21个。

9月21日,国务院对外公布了北京、湖南、安徽自由贸易试验区总体方案和浙江自由贸易试验区扩展区域方案。这距上一批自贸区总体方案发布的时间间隔,不超过13个月。

商务部副部长兼国际贸易谈判副代表王受文21日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这次进行自贸试验区进一步扩容,其目的就是要通过更大范围、更广领域、更深层次的改革探索,激发高质量发展的内生动力;通过更高水平的开放,推动加快形成发展的新格局。

自2013年以来,我国已经先后设立了21个自贸试验区。自贸试验区作为我国改革开放的试验田,实施7年来,以制度创新为核心,锐意进取、大胆探索,累计形成了260项制度创新成果,面向全国复制推广。

从沿海沿边到内陆

与此前的自贸试验区一致,新的自贸试验区既服务于我国对外开放总体布局,也服务于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发展、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等重大国家战略。

王受文表示,我们选择这4个新设自贸试验区或者扩区,会实现京津冀的全覆盖,有利于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比如增加了北京。同时,实现了长三角全覆盖,有利于推动长三角区域一体化,比如安徽。

他还表示,新设自贸区进一步叠加了中部崛起等国家发展战略,比如湖南,这次是新增加的。这样做有利于推动形成全方位、多层次、多元化的开放合作格局,打造国际合作与竞争新优势。

除海南和临港新片区外,其他自贸试验区的实施范围依然保持了三个片区、120平方公里左右的特点。其中,北京自贸试验区的实施范围119.68平方公里,湖南自贸试验区的实施范围119.76平方公里,安徽自贸试验区的实施范围119.86平方公里。

不过,此次浙江自贸试验区扩展区域的实施范围119.5平方公里,再加上此前位于舟山群岛的119.95平方公里,浙江自贸试验区成为又一个面积突破120平方公里的自贸试验区。

从差别化探索的角度,各个自贸试验区的改革试点任务各有不同。相对以往,服务贸易、数字经济,在此次新设的自贸区中得到了凸显。

其中,北京自贸试验区提出加快打造服务业扩大开放先行区、数字经济试验区,提出创新服务贸易管理,试行跨境服务贸易负面清单管理模式。在有条件的区域最大限度放宽服务贸易准入限制。湖南自贸试验区着力促进制造业数字化、智能化转型,支持先进制造业高质量发展。浙江自贸试验区将加大物联网、工业互联网、人工智能等新型基础设施的建设力度,积极打造数字经济发展示范区。

当前,服务贸易在全球贸易中的地位日益突出,已经成为世界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随着制造业对外开放日益成熟,服务业已经成为中国更大范围、更宽领域、更深层次的对外开放的重点。

华中科技大学教授、光谷自贸研究院院长陈波表示,从全球贸易来看,货物贸易已经达到了瓶颈,国家竞争力主要体现在服务贸易也包括数字经济方面,在这样一个国际贸易的新常态和大变局下,“要维护中国的优势以及参与国际大循环的位置,需要尽快拿出一套行之有效的开放方案,在数字经济的规则设定方面发出中国声音”。

陈波表示,目前更多能够实现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区域基本上都纳入自贸试验区改革范畴,这也表明,我国持续对外开放,在国际大循环中占有更有竞争力的地位,这个长远的发展目标从来都没有改变过。

截至目前,全国已有21个省份设立了自贸试验区。没有设立自贸试验区的省份,只剩下10个。此次扩容后,我国自贸区在此前已实现沿海省份全覆盖的基础上,进一步实现了京津冀、长三角的全覆盖,也进一步叠加了中部崛起等国家发展战略,中部六省份中还剩江西、山西未设立自贸区。

中部的湖南安徽脱颖而出

此次自贸区扩容涉及四个省份集中在东部和中部。

其中,中部地区的两个省份湖南和安徽均为人口大省,同时也是近年来经济快速发展的制造业重省。两省的自贸区方案也充分结合了当地的产业优势和特点。

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余宗良博士对第一财经分析,各地自贸区建设与区域经济特色紧密结合,这是在国家顶层设计下,结合各地的特色、因地制宜的布局。“从国家顶层设计来看,需要我们不断布局、构建双循环的生产极点,在不同的城市群、不同的区域中布局。”

具体来看,湖南自贸区的实施范围119.76平方公里,涵盖三个片区:长沙片区79.98平方公里(含长沙黄花综合保税区1.99平方公里),岳阳片区19.94平方公里(含岳阳城陵矶综合保税区2.07平方公里),郴州片区19.84平方公里(含郴州综合保税区1.06平方公里)。从范围来看,长沙片区占了三分之二。

长沙片区重点对接“一带一路”建设,突出临空经济,重点发展高端装备制造、新一代信息技术、生物医药、电子商务等产业;岳阳片区重点对接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突出临港经济,重点发展航运物流、电子商务、新一代信息技术等产业;郴州片区重点对接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突出湘港澳直通,重点发展有色金属加工、现代物流等产业。

湖南社科院研究员童中贤告诉第一财经,自贸区的设立要考虑相对差异化的定位,湖南服务业很不错,而湖南尤其是长沙的制造业在国内外更有特色,工程机械,轨道交通,还有其他的一些装备制造业,特别是长株潭的装备制造很有基础和潜力,自贸区建设也是要在这些优势的基础上做得更好。

从区域布局来看,湖南自贸区三个片区呈现北中南分布,均处于武广高铁沿线。童中贤说,目前湖南的主要格局还是“一点一线”。其中“一线”即从岳阳到郴州这条线,这也是湖南的重要发展轴。建设自贸试验区,有利于湖南加快复制沿海先进经验,加快对外开放,打造双循环的新高地。

与湖南相似,安徽也是北中南各一个片区,重点突出当地的制造业特色。其中,省会合肥近年来除了做好原有的家电产业的集聚提升外,还大力发展集成电路、人工智能等新兴产业,制造业发展突出。合肥片区重点发展高端制造、集成电路、人工智能、新型显示、量子信息、科技金融、跨境电商等产业,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和产业创新中心引领区。

维护产业链条安全稳定

自贸试验区的扩容,将如何为加快形成新发展格局探索路径、积累经验?

王受文表示,北京、湖南、安徽自由贸易试验区总体方案及浙江自由贸易试验区扩展区域方案,全面落实中央关于加快形成新发展格局的要求,这体现在四方面。

首先是突出畅通循环构建新发展格局。深化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促进要素自主有序流动,提高要素配置效率,推动经济发展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

比如,北京自贸试验区加强京津冀三地技术市场融通合作,对有效期内整体迁移的高新技术企业保留其高新技术企业的资格;湖南探索设立跨省域资质和认证互认机制,企业跨省迁入自贸试验区以后,继续享有原有的资质、认证;安徽完善区内技术等要素交易市场,允许外资参与投资;浙江建立产业链“链长制”责任体系,探索实行产业链供地。

其次是突出科技创新催生新发展动能。加速科技成果向现实生产力转化,提升产业链水平,维护产业链安全。

王受文表示,北京科技创新动能强劲,湖南装备制造业积淀深厚,安徽新兴产业要素比较活跃,浙江数字经济蓬勃发展。在这4个地区新设或者扩区,将通过科技创新从源头上补链强链,依靠产业链集成创新进一步稳链固链,提升产业链供应链先进性、稳定性和竞争力,引领产业高质量发展,这将会为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做一些有益的探索。

同时,北京、湖南、安徽自由贸易试验区总体方案及浙江自由贸易试验区扩展区域方案都明确,赋予自贸试验区更大改革自主权,深入开展差别化探索。对标国际先进规则,加大开放力度,开展规则、规制、管理、标准等制度型开放。同时,四个方案中也都提出,要建立完善自贸试验区制度创新容错机制,坚持“三个区分开来”,鼓励大胆试、大胆闯。

(原标题:自贸区扩至21省份 更高水平开放推动发展新格局)

(责任编辑:郭晨琦_NBJ9931)